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社会  >  焦点新闻
搜 索
被拐卖的赵永勇回家10年:和家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2022-01-14 08:32:51 来源:大众网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极光新闻

  被拐卖的赵永勇回家10年:和家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董昊骞 张海振 济南报道

  刚刚过去的2021年,团圆的故事在不断上演。

  这一年,等了24年、想了24年的《失孤》原型郭刚堂夫妻,终于等到了被拐儿子郭新振的一声“爸妈”;这一年,找了14年、盼了14年的《亲爱的》原型孙海洋夫妻,也终于和被拐的儿子孙卓抱在了一起;这一年,失踪被拐儿童与家人的团聚屡见报端,比往年都要更多一些。

  然而,相较于认亲时的感动,以及更多出现在影视作品中的大团圆结局,被拐的孩子,何以回家?受害家庭,团圆之后如何相处?成了打拐行动后的又一个待解问题。2022年新年伊始,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对话已经找回家整整10年的曾经被拐卖者——赵永勇,听他讲述回家后这10年的生活、心理变化,以及新年愿望。

  “此心安处是吾乡”。希望赵永勇与家人破镜重圆后却又独自生活的故事能为更多的“刚团圆家庭”带去一些启示。

  曾亲眼目睹母亲被杀害,和弟弟均被拐卖

  2021年12月29日,赵永勇在他的抖音账号“@赵永勇,单身独居生活”中留言:“工作室完成任务了,明天开工,努力搬砖。”

  再往前14天,他的视频内容显示“孤独的人总是晚睡”,并配上歌词“其实我很烦恼,只是你看不到……”

  视频中的他,有时充满活力,有时迷惘无措。一如他的人生,历经苦难,又未曾放弃努力。

  生于1986年的赵永勇已经36岁了。儿时,他曾有个幸福的家。他的苦难,始于1994年那个夏天。

  1994年7月12日,四川省达州市开江县永兴镇箭口垭村,肖学琴要到镇上给爱人赵代富买衬衣。不到8岁的大儿子赵永勇和5岁的小儿子赵永宽闹着要跟去,肖学琴便同意了。买完东西的母子三人准备回家,路过镇上一个门面房时,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陌生人,主动和肖学琴搭讪。母子三人便先后进入了那个陌生的屋子,在那里,不足10岁的两兄弟亲眼见到一群陌生人将母亲肖学琴杀害。随后,兄弟俩都被贩卖到了福建。

  在养父母家中,赵永勇被改名为“孙扬”,生活并不如意。由于条件艰苦,他既要做各种农活,还经常吃不饱饭。书也只读到小学5年级。由于他会画画,便利用同村邻居到广东做玉雕的机会,在13岁那年前往广东一家玉雕厂当学徒工。“那时候我一个人,年纪又小。一个月房租两三百块钱都交不起,方便面也吃不起,经常喝自来水充饥。”那段日子太难了,赵永勇曾想过轻生,但走到楼顶,脑海里却浮现出母亲的样子。

  由于养父母待他并不好,加上母亲被杀害的画面常常会让他在梦中惊醒,2005年左右,已经在广东慢慢独立生活的赵永勇决定一边通过记忆画画,一边根据画面找家乡。“那段时间压力很大,总是做梦,就想为妈妈报仇。”赵永勇说,一次到四川,他通过菜的味道,认为家乡应该是那附近的,“因为和小时候的味道很像,但不知道具体哪个市,哪个村。”后来,他就在宝贝回家网站留下自己的信息。

  那几年,他全国各地跑,几乎每天都要跑银行,今天取三百,明天取五百,然后买车票,找家乡……

  辗转多地,终于找回父亲和弟弟

  2012年9月11日,在成都志愿者的帮助下,赵永勇在四川达州市开江县永兴镇村头和父亲相认,找到了自己的家。

  “一到村子,我就知道,这就是我的家乡,是我记忆中的样子。”后来,赵永勇和父亲赵代富做了亲子鉴定,证实了他们的父子关系。在警方努力下,他们于2013年找到了当年杀害赵永勇母亲、贩卖赵永勇兄弟二人的真凶。

  被拐卖近19年后,赵永勇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找到了家,并让当年的真相大白于天下,为母亲寻回了正义。2013年,他和父亲还通过警方,找到了亲弟弟赵永宽。当时,赵永宽的名字已改为“吴清发”,初中毕业后,就去了北京打工。“我得知弟弟的情况,买到了第二天的火车票(站票),从四川一路站到了北京,将近30个小时的路程。”车上非常拥挤,赵永勇根本不在乎,在北京见到弟弟的那一刻,“他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随后,弟弟也跟随他回到了四川和父亲相认。

  和父亲、弟弟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本以为找到家,找到家人和弟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可认亲过后,激情退去,他们要面对的是赤裸裸的现实。

  兄弟二人因不同的生活轨迹,并没有太多共同话题。加上赵永宽后来的家庭对他很关怀,他已经融入到了那个家庭,并不想改变这10多年的生活。所以赵永勇和赵永宽兄弟俩交流并不多。

  而父亲赵代富也在妻儿失踪两年后,组建了新的家庭,妻子带来了和前夫所生的两个孩子,但一家人关系和睦,儿女们对赵代富也很孝顺。后来的妻子让赵代富走出悲伤,两人虽然没有孩子,却一起努力盖了新房,共同生活十多年,她渐渐取代了肖学琴,成为赵代富身边最重要的人。

  赵永勇发现,就算找到了“家”,那个家他已经融入不进去了。

  “去老屋看的时候,老屋没有了,拆掉了。所以就感觉住在别人家里,有些不安的感觉。”

  母亲的葬礼,则让赵永勇和家里的隔阂加深:他希望母亲的骨灰能进赵家的祖坟。可这个提议遭到了强烈反对。在这件事上,父亲做不了主。

  兄弟俩对母亲的后事也产生了分歧:赵永勇不愿将母亲的骨灰安置到其他地方;赵永宽则认为,母亲已经过世20年了,他希望母亲能早点入土为安。

  赵永勇想要把户口迁回老家,也一直因为有人反对未能实现,“直到后来我偷偷迁回去的。定下来之后,一些亲戚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或者说我们兄弟俩既然认回了家,就应该分摊已去世多年的爷爷奶奶丧葬费等。”一系列的事情,让赵永勇心中对“家”的渴望逐渐被磨灭殆尽,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被亲戚们当成亲人。寻找到亲人,也并没有让他的压力得到缓解,反而带来了新的苦恼。他和家里的联系越来越少。

  直到如今,母亲的骨灰仍未得到妥善安置。

  赵永勇和父亲、弟弟,也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找到了父亲和弟弟,却又重新回归孤单,到底是谁的错?可能申军良曾经的一句无奈之言有些道理,“这一切都是人贩子带来的。”

   “心理回家”才是真正归途

  现在,赵永宽已经成家,在北京生活。赵永勇依旧在广东,只不过搬去了肇庆,经营自己的玉器生意,不久前有了自己的工作室。

  迈入2022年,赵永勇已经36岁了,还一直单身。“之前也谈过恋爱,那时候找到家不久,我还把当时的女朋友带回四川老家。但父亲不同意,他后来叫我相亲,但也因为现实的压力,始终没有组成家庭。”赵永勇叹了口气,虽然自己是希望能成家的,但现在更希望的是先立业。

  “毕竟之前的积蓄多数用在了找家上,现在没车没房,还是租房子住。后来自己创业了几次,都失败了,最近才新开了工作室。”赵永勇说,这几年生意不好做,收入也仅够日常花销。

  虽然生活给了他数次重击,这个小伙子仍然乐观向上。他喜欢在短视频平台分享他的生活,有时是对着镜头唱歌,有时是用简单的食材做出悦目的饭菜,有时则是展示他的玉雕作品。找到家已经8年多了,他剪掉了长发,身材变得圆润了一些,只是人依旧孤独。

  的确,当年被拐的孩子们在回家后,如何重建归属感,是不能忽视的重要问题。“心理回家”才是真正归途。

  2021年,在孙海洋事件中,网友们也纷纷给赵永勇留言。“我们认识,也真心为他感到高兴。”赵永勇说,之前电视台录制节目,他也受邀参加,与孙海洋见过面,看到新闻后也打心里祝福他们一家人。

  2021年12月23日,赵永勇在视频平台展示了他目前还留着的几十张车票和银行取款单,“我烧了一大部分,只留下这一点点。”他说,原本是想全部烧掉的,但想了想还是留下了一小部分。

  也许,他舍不得的,是那些逝去的执着的岁月。

  虽然认亲后的生活并不完美,赵永勇依旧关注那些被拐儿童的新闻,并表示从不后悔那些年的努力。

  “工作室完成任务了,明天开工,努力搬砖。”2021年12月29日,赵永勇在他的抖音账号“@赵永勇,单身独居生活”中如此写道。

  新的一年到来了,赵永勇也开了新的工作室,面对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他说出了自己的新年愿景:首先感谢这一路走来好心人的帮助。未来想好好工作,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一份事业,赚得房子、车子。并且在将来找一个善良的姑娘,组成家庭。“当然,我最希望的是那些被拐的孩子早点回家,希望将来天下无拐!”

责任编辑:邱浩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