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社会  >  社会与法
搜 索
网购玩具枪案再审 枪支认定标准是争议焦点
2018-08-10 14:57:16 来源:东北网综合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四川小伙刘大蔚因从台湾一家网站网购24支仿真枪,被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走私武器罪”判处无期徒刑。由本案所引发的枪支认定标准问题,被认为是本次再审的一大争议焦点。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5年4月30日,四川小伙刘大蔚因从台湾一家网站网购24支仿真枪,被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走私武器罪”判处无期徒刑,刘大蔚不服判决,第二天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同年8月,福建省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后,刘大蔚的家人更换辩护律师并在同年11月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申诉状。

  2016年10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通告称,经依法复查,认为原审“量刑明显不当”,决定本案由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时隔将近两年之后,本月2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通知刘大蔚辩护律师徐昕及刘大蔚父母,将于8月10日,即今天上午,开庭审理此案。

  从2014年7月18岁的刘大蔚购买仿真枪至今,已经过去四年,四年间被告人刘大蔚及其家人都经历了哪些故事?对于今天开庭再审,各方又有哪些期待?

  据刘大蔚的母亲胡国继回忆,刘大蔚从小就是个“枪迷”,2014年7月在qq上联系卖家购买了24支仿真枪。

  胡国继说,自己知道刘大蔚是玩,也劝过他,说如果是玩不用买这么多,但刘大蔚说买少了卖家不发货,要这么多人家才能保本,所以他就左拼右拼,那些枪形物每一个款式是不一样的。

  胡国继带着儿子刘大蔚到银行将三万多元的款项汇到了卖家账户,但是一个多月后,卖家以无货为由悉数退款。

  据胡国继回忆:“突然有一天中午他跟我孩子打电话,没说是出问题,他说货不全什么的,就原款退给我们,我们也没当回事,直到那一天海关到我们家里来,我们才知道事情原来这么严重。”

  被警方带走时刘大蔚刚满18岁,2015年4月30日,泉州中院以走私武器罪,判处刘大蔚无期徒刑。二审败诉后,胡国继经多方努力终于申诉成功。今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对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作出规定。

  对此,福建翰坛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昱翰解释,这一批复颁布实施,改变了司法审判中对部分枪支类型、枪口比动能高低不做区分,一律从严判决的司法实践。由于本案涉案枪支是以压缩气体为动力,且枪口比动能较低,所以再审程序中从轻处罚的量刑可能性较大。

  刘大蔚的代理律师徐昕之前为“天津大妈赵春华非法持有枪支”一案做辩护,此次开庭,徐昕将坚持做无罪辩护。

  在徐昕看来,无罪辩护的理由比较充分。从这一批复来看,首先,刘大蔚没有主观故意。购买仿真枪时他并不知道它是真枪,而且他问过卖仿真枪的人,要的是仿真枪。从其社会危害性来讲,枪支根本没有流入社会,在海关就被查扣了,也没有证据证明这种仿真枪容易改制,改制后枪口比动能能够提高。当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就是从证据上来看,证据链是断裂的,无法保证枪形物的同一性。

  徐昕对此解释,目前不能排除查扣的枪形物不是刘大蔚所购买的这种合理怀疑。刘大蔚确实通过网络网购了仿真枪,海关也确实查扣了一批仿真枪。但是现有证据并不能保证其查扣的这一批仿真枪就是刘大蔚所购买的,证据不足。

  对于所购买的枪支,徐昕认为,购物清单上所列的枪支与刘大蔚供述的购买的仿真枪并不相符。

  徐昕介绍:“所谓购买清单中的24支仿真枪,其中长的仿真枪可以确定不是刘大蔚选购的。因为据刘大蔚供述,长枪有四支,其中有一把是电动的、发射bb弹的美式M式。但是案卷中的所谓‘仿真枪’,四支长的仿真枪没有一支是美式的M式,且全部是气动的,没有电动的。刘大蔚很清楚地记得这些不是他选购的。”

  厦门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郑金火认为,本次开庭的一大争议焦点就是证据问题。刘大蔚的辩护人在多个场合提到该案的证据问题,郑金火认为其所提的问题非常尖锐。任何刑事审判,事实是最关键的,在再审过程中应该全面审查。

  由本案所引发的枪支认定标准问题,郑金火认为是本次再审的另一大争议焦点。

  郑金火说,按照2001年公安部《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中对枪支的认定标准,枪口比动能在16焦耳/平方厘米,到了2010年执行的标准,即按照公安部(公通字[2010]67号),对不能发射制式弹药的非制式枪支,枪口比动能变成了1.8焦耳/平方厘米,这个标准与此前相比降低了8.9倍。刘大蔚这一案件,适用的应该是2010年的这个认定标准。

  对此次的再审结果,郑金火认为,想要改判无罪具有相当大的难度,但是重新量刑的可能性非常大。

  郑金火表示:“今年3月两高新的司法解释,最关键的就是在这种案件当中要避免唯枪支的数量论。它没有否定现有枪支的认定标准。所以如果证据上没有出现问题,要推翻他走私武器的认定还是比较困难,单从刑法的规定来讲,要改变成无罪相当困难。就案件的量刑而言,做相应从轻调整的可能性很大,而且我估计调整的幅度可能会比较大。”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