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社会  >  社会与法
搜 索
女孩欠贷出走母亲喝药自杀 葬礼当天4拨人来催债
2018-01-12 11:16:18 来源:潇湘晨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原标题:19岁女孩欠贷出走母亲喝药自杀葬礼当天四拨人上门催债

  19岁的女儿欠债后下落不明,妻子不堪压力自尽,所有情绪都压在了55岁的夏明国身上。

  就在妻子葬礼的当天,先后来了四拨催债的人员。夏明国愤怒了。

  女儿究竟欠了多少钱?夏明国依然不清楚。

  1月10日,长沙岳麓区莲花镇金华村。因拿不出钱办丧事,家人和亲友匆忙将49岁的刘丽下葬。

  给19岁的女儿夏双还贷10余万元后,刘丽才发现女儿的债务是个无底洞。面对催收人员天天上门,刘丽不堪压力,于1月8日喝下两瓶农药结束自己的生命。

  让人心寒的是,亲友们刚料理完刘丽的后事,先后有四拨人员上门逼债。1月10日,愤怒的金华村村民控制住这些催收人员,莲花派出所随后出动警力到场处理。

  2017年12月31日,女儿离家出走下落不明,妻子被现金贷逼上绝路,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如今仅剩下55岁的夏明国。

  悲伤、恐惧、绝望和对女儿的担心,所有的情绪瞬间压在夏明国一人身上。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近乎崩溃。(为保护隐私,夏双一家系化名)

  1月10日,长沙莲花镇金华村,第一拨催收人员坐在凳子上,气愤的亲友上前指责。

  刚办完丧事,两男子驾车上门催收

  10日12点多,一辆湘K牌照的白色SUV驶入金华村,沿途只要见到村民,车内人员会摇下玻璃,面露着微笑,打听夏双的住址。最终,这辆车停在一栋土砖房附近。

  此时,这栋破旧的土屋内,夏明国等数十位亲友正准备吃饭。一个小时前,他们才将刘丽的骨灰安葬好。见有陌生人找女儿,夏明国出门相迎。他很快发现,眼前的两名年轻小伙子是放贷公司派来的催收人员。

  “你们是哪家公司的……”妻子的骨灰刚刚入土,催收人员又来上门,夏明国瞬间情绪失控,不停地追问两人的身份。

  一旁的亲友见状也纷纷上前,两男子被围后支支吾吾,一问三不知。从两人开来的车内,夏明国等人找到数份借贷合同,但没有夏双的。

  记者注意到,这些借贷合同分为“借条”和“收条”,上面有借款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和联系方式,借款理由是“因个人短期消费需要资金”,而出借人也是个人。

  夏明国和亲友们虽然气愤,但都极力克制情绪,拿来凳子让两男子坐下,要求他们联系公司负责人尽快来处理。“带借贷合同来,要弄清女儿到底借了多少本金。”夏明国说。

  在与记者交谈过程中,两男子自称公司名叫“隔壁老张”,位于“湘域国际”,他们是贷后催收人员,第一次到夏双家催收,“她总共借了1.2万元,还剩3000元本金未还”。至于公司向夏双催收多少利息,两男子对此表示“不清楚”。

  在夏明国的多番催促下,其中一名男子不停地给公司打电话,示意相关人员到场“赎人”。

  第三拨催收人员坐在凳子上,正向公司打电话求助。

  男子搭出租车催收,身上还带着刀

  10日下午1点多,距土屋一百米处的岔路口传来动静,一辆准备掉头的出租车被村民拦下。从副驾驶下来一名红衣男子,称专程赶到村上要钱,他催收的对象也是夏双。

  “你认识这两个小伙子吗?”顺着夏明国手指方向,这名红衣男子称“不是一起的”,但对于自己的公司名称,他表示要打电话问一下,“我只知道在‘天佑大厦’ ”。

  “夏双不见了,她的妈妈去世了,你过来一下,他们把我扣了,不放我走……”就在红衣男子给公司打电话时,有亲友一把抢过手机并询问:“你们是什么公司?她(夏双)借你们多少本金?”这名备注“王平”的人在电话中回复称:“本金借了2.8万元。”

  “王平”在电话中称,公司名为“嘉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持长沙身份证就可以在公司借贷。夏双于去年11月向公司借贷2.8万元,分5个月返还,但对于利息他始终不愿透露,只是回复称:“她家里出事,公司只要求还本金,利息看着给。”

  在交涉过程中,有亲友在红衣男子身上搜出一把弹簧刀。红衣男子解释称,“用来防身的”。随后,这名亲友报警。很快,莲花派出所多名民警到场处理。

  “你赶紧过来吧,带上夏双的借贷合同,把账说清楚,不然我走不成。”红衣男子多次电话要求“王平”到场处理。

[1]  [2]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杨雪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