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社会  >  奇闻异事
搜 索
这位36岁的男子不简单 能读懂三千年前的古文字
2018-01-01 13:48:02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章咪佳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这个36岁的男子不简单能读懂三千年前的古文字

  治水的大禹是一条虫?

  遂公盨不起眼,但铭文很重要。

  近百年前的1920年,顾颉刚先生曾提出,大禹并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禹或是九鼎上铸的一种动物……或者有敷土的样子,所以就算他是开天辟地的人。流传到后来,就成了真的人王。”

  这个假设受到许多学者的反对。1935年,鲁迅创作的《理水》(后收入《故事新编》中),写大禹治水的故事——

  发大水了。许多学者聚集在文化山上等救兵,他们不相信真的有个禹会来治水。学者说:“你们是受了谣言的骗的。其实并没有所谓的禹。‘禹’是一条虫,虫会治水的吗?”

  正是从这条“虫”开始,吴毅强打开了对古文字的好奇和热情。

  他由硕士时的中国近现代史研究,转而投身古文字,由读博士至今,已经10年。

  2018第一天,我们从一个匠心故事说起。

  如今谈工匠精神,因为它在快速高效的生活中看似无迹可循。

  静下心来观察,有这样一群人,重复执着于一件事,把专注、思考、创新带入其中,久而久之,水滴石穿。一生只做一件事。

  这件事,性价比或许不高。当事情完成,也未必会有物质意义上的赚头。

  但这种精神的存在,不是鸡汤,而是告诉我们,这世上真的有不同寻常的坚持。

  而这份倔强的坚持,终将告诉我们,将进入的是怎样一种未来。

  吴毅强目前主要从事金文研究,与他有一面之缘的一位浙大老师这样描述他:与学问无关的人,他大概看都不看一眼。

  在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的出土文献研究中心,记者见到了吴毅强,他与另外三位老师共用一间约25平米的办公室,每张办公桌上的古籍都摞到空中。来访者踮起脚往里看,几乎看不到大家的脸。

  采访在研究院的会议室进行,吴毅强抱进来的材料是四本巨大部头的工具书:《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夏商周青銅器研究·西周篇》(上、下册)、《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柒)》——他说选这几本是因为甲骨、金文、簡帛都涵盖到了。

  他穿着很厚实的夹层冲锋衣,看上去仍旧单薄;他说话声音柔和,脸小,没什么表情——正是“传说”中的样子。

  当他开讲,又是另外一种状态。

  谈到鲁迅与顾颉刚的“争论”,吴毅强说:“鲁迅先生这是在讽刺顾颉刚先生的假说。”一边写下“禹”字的金文字形—— ,该字的主体部分是虫、蛇之形,是后来增加的装饰部分,“你看这个字的造型,所以鲁迅说大禹是条虫。”

  “对古史的研究,除了现有的文献记载,还有一个相对可靠的方式,就是利用考古材料,尤其是研究出土文物上的文字记载。”

  吴毅强翻文献找到一件文物。2002年,由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收藏的遂公盨(豳公盨),是一件西周的食器。器物的底部记载着一段98字铭文,开篇记述了“大禹治水”的故事,后篇论述的内容却是“为政以德”。

  吴毅强找出铭文拓片的影印材料,逐字读出。“这段记述开头部分,和《史记》上记录的大禹治水的内容基本吻合。”这是他的结论。

  “至少说明,西周的时候,人们就知道大禹。”他又翻出另外的文献——上海博物馆收藏的战国中晚期的竹简图,“其中的一篇《容城氏》,也讲到大禹治水的故事,内容更丰富、生动。”

  两个半小时的采访中,要把甲骨文、金文的基本知识即便只是囫囵吞枣地“吃下去”,记者还是有点吃力,但吴毅强的认真、踏实,着实让听者沉迷。

  记者从另一位浙大年轻老师那里,听到这样一个细节:有一天她经过吴毅强的办公室,就想去“瞻仰”一下这位传说中的古文字迷。“我以为寒暄几句就可以出来的,结果他滔滔不绝讲了很久很久……引经据典的时候,更是一边掏出实物,一边翻书,那些书每一页都在他脑子里,很快就可以找到出处。”

  只要跟吴毅强谈学问,他一定会表现出这样盛开的状态。

  普通人大约无法理解吴毅强沉浸于古文字的单调,但是,于他,这真是一件美事。

  “金文都是铸刻或者雕刻在青铜器上,器物本身就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遂公盨是西周中期的一件食器,距今约2900年,造型小巧流畅。盨上所铸铭文字体优美,行款疏朗,且字字珠玑,几无废言。”

  吴毅强能读懂的古文字,在现代人看来,有如天书;他顺着文字内容,能考证、串联起几千年前的历史。这还不够有趣?!

[1]  [2]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杨雪
相关新闻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