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社会  >  奇闻异事
搜 索
被异化、退学等 最早一批“读经少年”如今怎么样了?
2019-07-26 09:19:0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 蒋芳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读经少年归来

  本报记者 蒋芳

  20世纪90年代以来,来自台湾地区的学者王财贵,建立了一套名为“老实大量读经”的“理论体系”,在大陆宣扬通过全日制读经来培养圣贤。当时,国学热逐渐兴起,“读经运动”很受欢迎。

▲今年6月,无锡国学专修馆的学生在东林书院里举行公开讲学、表演话剧《屈原》。  本报记者蒋芳摄

  十多年前,“读经运动”进入高潮,国内涌现了近百家读经学堂,大批少年从传统教育体制中跳出来,进入读经学堂求学。然而,读经到底是在培养人才,还是在毒害孩子?从它诞生的第一天起就争论不休。

  十多年过去了,最早一批被贴上“读经少年”标签的孩子们已经成年。他们过得怎么样?《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近期找到他们,试图用他们的成长定义是非,引发思考。

  读经班走出的“码农”少女

  “我遇到的这个圈子里的大部分人,都被要求服从和听话。等我真正走上社会,发现很多是在灌心灵鸡汤”

  “我有躁郁症和强迫症等一些精神方面的问题,但这都是家庭造成的,不能甩锅给读经班。”

  见到宋金阁,你不会认为这个长相清秀、表达流畅的女孩子“有问题”。令人惊讶的是,她在简单寒暄之后,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病情,不掩饰、不尴尬。

  2008年,宋金阁小学六年级,母亲瞒着父亲把她偷偷送进了当地一家私塾。某个清晨,她拎着书包藏起行李说去上学,过年前再没回过家。喜爱传统文化的母亲认为,宋金阁成绩不好源于品行不端、不服管教,普通学校教的东西都不对,急需正知正见的灌输。

  很长一段时间,宋金阁觉得母亲是对的。直到成年之后才发现,她所谓的“不听话”其实是强迫症伴有严重读写困难。

  12岁的少女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会很自然地搜寻同类。宋金阁发现,同学们大多家境优越,只有少数是像她一样被送进来管教的。年龄最小的是一个出家师父收养的孤儿,只有5岁。

  在这家私塾,每个学生按照学习计划背诵与自主学习,主张“内求”,不提问、不解经,背不下来的时候体罚是常见的。“有一次背诵到晚上12点还不行,我被铁戒尺打了50多下。我倒也没有不满,因为大家都要对自己定的读书计划负责任,就像你上班迟到就要扣工资一样。”

  在这样的氛围下,读写困难的宋金阁背完了《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也背了一半。

  私塾往往都涉嫌非法办学,因此,读经的孩子免不了四处求学,辗转多个城市也是常事。宋金阁离开第一家私塾后,先在家待了一段时间,后又去了江西、河南等地。江西的那所书院在赣州,他们师从一个业内颇有名气的书法大师吴鸿清。学的虽然是书法,但方式上却跟之前上的读经班相似,一样不教技巧思路,不讲解内容,只要求一直不断地描红,在描红的过程中自己参透、悟道。

  “我遇到的这个圈子里的大部分人,都被要求服从和听话。等我真正走上社会,发现很多是不切实际的,是在灌心灵鸡汤。”长大后的宋金阁认为,自己那几年学的充其量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有些甚至是民俗和迷信,真正的国学应当涉及哲学领域,离不开思辨和讨论,是一门需要秉承科学精神钻研的专业。

  访谈间,宋金阁两次拿出哮喘喷雾,抱歉地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说:“不好意思,老毛病。”长时间诵经造成的声带受损,三年多躁郁症的药物治疗,她的心肺和肾脏功能受损,精神状况也不太稳定。但从2017年开始学编程,她觉得自己找到了“人生乐趣”。

  如今,宋金阁生活在上海做一个普通的“码农”。“很多人问我,你考文学类专业不是跟玩一样?为什么不找一个挨得上的工作?其实,我的个性比较一板一眼,追求事物的逻辑性,编程让我很开心,只可惜没有数学和英语基础,发展前景不好。”让她觉得有些讽刺的是,虽然很不喜欢读经班,但回头看自己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工作不怕苦,以及记性特别好的优点,似乎又都是读经班的“副产品”。

  “对像我这样从读经班出来却又想要有一番作为的人来说,眼前没有路,过往被社会和舆论否定,对内在韧性的考验才是最大的。”宋金阁说,可能今后我还是很“菜”,但是我真的拼尽全力在生活。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杨金光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