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社会  >  社会与法
搜 索
湖北警方破获离奇凶案 男子在出租屋内勒死女友
2019-04-10 14:52:54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民警带嫌疑人指认相关现场。本报记者杜勇通讯员高公宣文/图

  重庆女子命丧出租屋,同居男友称相约喝农药殉情而亡。现场勘查中,刑侦专家却发现死者脖子上有勒痕,死亡时间也与男友所述不符……

  相约殉情,为何仅一人身亡?同居男友谎言背后隐藏何种真相?宜昌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民警拨开重重迷雾,洞察谎言背后的真相,案发不到3天,就查明疑凶——与死者同居的男友。4月8日,记者获悉,嫌犯已于近日移送起诉。

  哥哥带弟弟投案

  2018年12月27日临近午时,一辆的士匆匆驶到宜昌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东山派出所,两男子下车来到110值班室。

  “其中一名年长者神情紧张,称带弟弟来投案,同行的年轻男子却显得很平静!”事隔数月,接警民警仍清楚地记得两人当时的表情。

  年长者高文,是同行男子高武的哥哥。当天上午9时许,高文接到一陌生电话,来电者自称是高武女友华娟的弟弟华强。

  华娟是华强的二姐。24日平安夜,华强还收到华娟发来的祝福短信。但两天后的26日下午3时许,大姐告诉他,高武打电话称和华娟喝了农药,让他想办法联系姐姐。

  当时,华强正在上班,他以为高武与二姐闹矛盾,还不至于喝农药。下班后,华强给高武和二姐打电话,两人电话均无人接听,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

  直到27日上午8时许,华强辗转查到高武哥哥高文的手机号,便委托他去查看。

  高文不敢怠慢,立即出门,从弟弟上班的地方找到其租住地,敲了一会门,高武才开门。“华娟、华娟……”站在门口的高文没见到华娟,连喊几声却无人应声。高武解释称女友还在睡觉,让哥哥陪他出去买早餐。

  高文信以为真,回到单位。不久,华强再次来电询问,表示要听到姐姐的声音,高文于是又来到高武的租住地。

  在路口,高文碰到弟弟,要他叫华娟出来接电话,高武称女友上班去了。

  高文寻思,时间相隔不久,华娟不可能这么快去上班,心生疑窦的他让弟弟带他去华娟上班的地方找。“昨晚与华娟喝了农药,华娟已死,自己醒过来了……”到达目的地,下车刚走几步,弟弟说出这个令他震惊的消息。

  高文立即拦的士将弟弟带到派出所投案。

  出租屋迷雾重重

  人命关天,值班民警立即向上级汇报,局长邓宏钦指挥民警兵分两路:一路将高武送医,另一路由刑警、法医等组成,赶赴出租屋勘查现场,展开调查。

  送医途中,民警一边稳定高武情绪,一边向他简单了解情况。“高武多次表述,26日两人相约喝农药殉情,女友死了,自己没死成。”办案民警向记者介绍。

  数小时后,医院化验结果表明,高武体内确有农药残留,由此判断他曾服过毒药。“令人奇怪的是,高武并无生命危险!”办案民警说。

  与此同时,多位民警将位于港窑路的高武租住屋封锁,开始勘查,并报告宜昌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请求技术支持。

  该出租屋面积约10平方米左右,门窗完好,无打斗迹象。华娟躺在窗户下的一张床上,身体盖有被子,床下有一个装着剩余农药敌敌畏的瓶子。刑事技术人员将所有物证一一提取。

  华娟体表几乎无外伤,口腔似有毒物残留,有人初判其死亡时间为12小时左右,与高武所称26日殉情的时间相吻合。这似乎证实高武所言属实。

  但是,高新分局刑事技术工程师对死亡时间并不认同。他认为,华娟死亡超过24小时。与此同时,还发现华娟颈部有极浅索沟,要求法医、技术民警对尸表作出更细致的检查。

  这位有20多年刑事勘查经验的刑侦专家隐约觉得,这极有可能是一起凶杀案。

  次日,尸检结果证实了他的判断。华娟的死因为机械性窒息死亡,非中毒而亡。同时,也证实了他对华娟死亡时间的判断。“虽然,华娟口腔及咽部检出农药,但胃里却没有。另外,她脖子上的索沟也被确定为绳状物压迫所致……”这位刑侦专家介绍,勒喉、面部朝下压迫在枕头上等多种原因导致华娟窒息身亡。

  谎言背后隐凶案

  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侦查民警拨开重重迷雾,发现的疑点越来越多,慢慢接近真相。

  诸多证据均表明高武满嘴谎言!这是一起离奇凶案!

  此前,在治疗期间,高武面对民警的多次询问,均坚称华娟是与他“相约殉情而亡”,但是,华娟的姐姐等却表示华娟从来没有轻生念头。“至此,所有疑点均指向躺在医院的高武。”高新分局刑警大队制定了周密的审讯计划,2018年12月29日晚与高武正式交锋。“问到关键问题,高武闭口不答。”民警回忆。“我们已经查明,华娟的死因与你所说不一……”、“相信你们是有感情的,她再有不对,也不能剥夺她的生命……”聊着聊着,民警一语击中高武要害,触动到他的内心深处。

  铁证面前,高武沉默了,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高武,重庆人,1982年出生,1999年来宜,职业厨师,后升为行政总厨。2009年离异后,虽有几任女友,但终未步入婚姻。

  高武交待,2016年底,在同学微信群中,他与同学兼老乡华娟重逢,两人相谈甚欢。次年7月,两人相约在老家见面,一见倾心,发展为恋人关系。后来,华娟来到宜昌,与他同居于出租屋内。

  2018年春节,高武兴冲冲赶回重庆到女友家拜年,不料因种种原因不欢而散。

  不过,情路虽有波折,但两人始终没有分开,华娟来到高武身边,高武则在宜昌为她找了份工作。

  高武交待称,华娟时有电话不当着他面接,引起他猜疑,进而发生争吵。2018年7月的一天,还为此动了手,他用系蛋糕盒的带子勒住女友脖子。不过,时间仅持续了几秒钟就松手了,未酿成大祸。

  而2018年12月25日的这一次,高武勒住华娟的脖子,时间远超上次,松手之后,华娟已步入黄泉路,高武则走向一条不归路。

  作案那天,正是高武步入36岁本命年的第10天。

  身陷囹圄方知悔

  为免事情败露,事发后,高武给华娟单位打电话请假,随后上街买水果,在外打麻将至凌晨后回到出租屋。

  第二天,高武买来农药。26日中午,他给华娟的姐姐打去电话,对方在电话中好言相劝高武,让他们好好过日子。4个小时后,高武喝下农药,再次给华娟姐姐打电话,告知两人一起喝农药了。

  华娟姐姐大惊,在打工地公安机关报警,并联系弟弟华强,直到弟弟辗转联系到高武的哥哥高文。

  警方抽丝剥茧分析,高武服毒是为了制造殉情假象,服毒后打电话告知华娟姐姐的举动,则有可能是想让人知晓殉情一事,及时获救,华娟口腔及咽喉内的毒药为高武设法灌注。

  记者了解到,高武行凶后写下近二十页的“遗书”,有写给被其杀害的女友华娟的,也有写给家人及朋友的。

  给华娟“遗书”上,他这样写道“从小学到初中,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2017年7月,我们再度重逢……异口同声说同一句话……”

  给儿子的“遗书”上写着“省略100万字。记住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

  审讯中,高武向警方表示,对不起老母亲和未成年的儿子,最对不起的还是华娟,并认罪伏法。

  目前,高武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移送起诉。

  (文中除民警外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焦志明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