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社会  >  社会热评
长安剑:为什么“戒除网瘾”始终逃不出暴力手段
http://society.dbw.cn/ | 2017-11-02 14:06:53 
作者:   来源:未来网   编辑:焦志明
中国首座跨海峡公铁两用大桥完成桩基施工
金拱门这名难道真土掉渣?M记的情怀你不懂

  原标题:从电击疗法到豫章书院,为什么“戒除网瘾”始终逃不出暴力手段?

  这两天,“网瘾”戒除学校的残忍教育再次出现:

  这里有三条“高压线”:打架、顶撞老师、与异性说话。

  一间不到十平米,窗户被封死,只有被子、枕头、尿盆、水杯和一桶水的“小黑屋”,是惩罚违反者链条的顶端。

  在此之下是打竹戒鞭、打戒尺、罚站。用来打学生的戒尺是大号钢尺,龙鞭也是钢筋做的。有人见到一个小女孩受鞭时,有几下没打准,打碎了旁边的大理石地砖。

  近日,这所位于江西南昌的豫章书院,以戒网瘾之名,对学生进行体罚、囚禁、暴力训练,引起众多网友的愤怒。

  10月30日晚,南昌市青山湖区发布通报表示,经调查,网帖反映的问题部分存在,书院确有罚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为和相关制度。对此,已责成相关部门进行处罚、追责。

  案件正在处理,但人们依旧愤怒,很多人从中看到了已经发生过的悲剧,愤怒之火也源自于此——

  为什么从当年引发巨大争议的电击疗法,到如今的豫章书院,“戒除网瘾”始终逃不出暴力手段?

  如果教不出来健康的孩子,怎么可能有健康的未来?

  曾进入豫章书院的学生这样说:

  “只要有违背老师意愿的就打你,比如队列动一下,或者晚上考试的时候故意出难题,答不上来暴力伺候。”

  “打电话时老师要旁听,不能说学校不好的地方,不能让父母提前来接走。”

  “大铁门、水泥地,就给一床被子垫着,门外面还有老师看守。”

  在封建时代,在父权、君权和尊卑有序的封建思想下,形成了“师为尊,生为卑”的观念,因此孩子顽劣,遭到体罚很常见。

  但即使在那时,“打”也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戒尺体罚也是点到为止,体现严厉即可,不是宣泄情绪的愤怒。

  而今我们早就迈入现代社会,中国也已步入一个新的时代,正在努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社会。而现代化社会必须有现代化文明,现代化文明必须匹配现代化教育。

  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是教育者的使命和职责。

  两千年前,孟子说过一句名言: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这道理在今天依然适用。

  因体罚造成的心理阴影可能导致智商下降、行为不当、犯罪率上升已基本成为共识,甚至有些孩子因此而丧命。

  舆论曾一度批判这种教育方法,却仍有父母买账。从豫章书院事件中,我们看到的是父母望子成龙之心切,但也看到了他们确实是“不会教育的父母”。

  相信还有一些家长和报道中的母亲一样,觉得自己处于青春期的孩子病了:学习跟不上,休学在家玩游戏,足不出户。于是着着急急在网上找到了一家“教育机构”……

  但教育机构“病”了,怎么能指望它能教出“健康”的学生?如果教育教不出来健康的孩子,怎么可能有健康的未来?

  从电击疗法到豫章书院,事实证明:还停留在用体罚达到惩戒目的的教育,已难以顺应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大潮。已经进入全面依法治国建设中的现代文明,已难以接受这种古老刻板的教育方式。

  如果不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怎么可能为人师范?

  在豫章书院事件中,我们还应当反思更重要的一点是:

  无论父母还是豫章书院,都没有意识到教育孩子,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无论父母还是学校,都没有权利使用暴力、侮辱等方式,打着“救救孩子”的旗号,践踏未成年人的身体和精神。

  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规定,禁止父母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虐待、遗弃未成年人。

  父母自己尚无权借着管教的名义对子女拳脚相加,又怎么可能授权他人“代劳”?

  今年1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中也已明确提出,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通过虐待、胁迫等非法手段从事预防和干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活动,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教师是人类工程的灵魂师。倘若保护者反而成为加害者,这难道不是对自身最大的讽刺?

  2014年,曾有网友前往豫章书院参观,却被以“没有身份证”为由拒之门外。

  一扇大门,拦得住游客,但却绝不能让监管止步。书院可以自我管理,但却绝不允许它在法律面前“关起门来称大王”。

  在事件爆出后,当地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及时处置,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的做法值得肯定。但在新的时代,事后“治病”却并不值得称道。

  在法治中国,社会与家长们更需要的,是有关部门履行监管职责,不但要严格审核,更要依法监管,从而“治欲病”、“治未病”。

  为人师者应该懂得,法律是最低的道德,道德是最高的法律。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为人师范之前,请先问问自己,法律还在心中吗?

  如果没有责任担当,怎么可能保护“圆梦一代”?

  从电击疗法到豫章学院,再也不容忽视的一个核心问题其实是:网瘾真的是一种病吗?需要治吗?

  2009年,原卫生部在对《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征求意见时,否定了将“网瘾”作为临床诊断的精神病,认为目前“网络成瘾”定义不确切,不应以此界定不当使用网络对人身体健康和社会功能的损害。同时,提出了新的概念,认为“网络成瘾”只是网络使用不当。

[1]  [2]  下一页  尾页

【联系我们】社会频道主编 手机号:15504500591
  图片精选
大熊猫享受初冬暖阳 撒娇卖萌惹人爱
揭秘|钢镚儿是怎么制造出来的?回笼时如何鉴定真伪?
大学生宿舍里玩出新花样 比拼“一字马”
银装素裹!中俄界江两岸呈现雾凇美景
猜你喜欢
这些电影接地气
催泪宠物电影推荐
11111